一把青.jpeg

今年來勢洶洶的台灣電視劇《一把青》,橫掃了金鐘6大獎項,我也跟風,抱著「似可入坑,又不可入」的心情看看,殊不知,我一踏進去,就陷入了深處。

《一把青》,改編自文壇巨擘白先勇的短篇小說,原著只有一萬多字,卻延展成幾十萬字的劇本,形象化了這段哀戚沉悶的故事。

 

全劇31集,而前十集,為這部戲做了很好的開場白,將劇情和各個梗都鋪好、埋好了。我同學當初跟我說,看《一把青》,心情會很沉悶,的確,我每一次看完新的集數,總是有那麼一口長長的氣,嘆地如此由衷。

我很慶幸自己沒有生活在當年,戰亂紛紛、政局搖盪,連棲身之處都難以覓尋,特別是空軍村,男人在外出勤,女人在家苦等丈夫,哪一天,男人出了意外了,女人不是哀號離村,就是留村再嫁。

這個劇,由三男三女建構,朱青和郭軫固然是男女主角,但是其他人的交纏牽連,重要性不比主角還低。

劇照1.jpg

 

 

大學生朱青(連俞涵飾演),從浙江來到南京念師範學校,為的就是曾經在陸軍醫院撿到的那張郭軫遺留的紙條,雖然這裡還沒細講,但是朱青此行,真真切切是為了五一三而來。她的父母俱亡,尤其她的父親是已故銀行的要員,朱青還意外得知父親是被大隊長偉成意外炸死,第十集裡,意外的通緝公告,讓朱青和父親成為懸賞的犯人,而這一切未解的背景即將牽動劇中的事件,只怕又是悲劇的開端。

朱青是個堅強倔強的女孩,很有自己的想法,觀眾常常會被劇中的她搞得不知所措,她對郭軫有情,但是朱青卻又一次次的對郭軫生氣、傷了他的心。也許是礙於環境和安排,朱青還是選擇退學離開南京,也許五一三真的不適合她?也許她應該要躲藏追緝?又或者,她何去何從?作為一個當代的女性,朱青的命運,我是不抱太大期待的。

朱青.png

 

飛行員郭軫(吳慷仁飾演),原本在對日抗戰時期率領大隊攻打日軍,殺了隊友張之初,只為解決他負傷遭焚的痛苦,一切的頹勢和痛苦讓郭軫想要死去,雖然他中了彈,但在陸軍醫院安養一年以後,他又活下來了。整隊的覆亡,讓他不斷想起慘痛記憶,和朱青的緣分,讓他慢慢振作精神,重新回歸飛行員的藍天白雲。本來遭遇退伍風波,打算跟朱青一起離開南京,後來,卻走不了了,往後,想必又是一段虐心情緣。

郭軫.jpg

 

師娘秦芊儀(楊謹華飾演),我很喜歡她的演技,很自然,很端莊大方,又很識大體,完完全全師娘的模樣,原本是隋棠要演出,只是懷孕的關係,臨時更動了腳色,透過這次,讓我對楊謹華的演技青眼有加。師娘和大隊長的愛情順利,但也經歷過流產之痛,她家族對於婚姻的反對,讓她常常不知如何是好,畢竟空軍是個危險的職業,空軍村又死氣沉沉,哪個父母親願意將女兒嫁到這樣的環境。師娘很照顧人,但不偏袒,她總是希望大事化小小事化了,有時候偷偷的自私一番,也只是為了顧全大局,讓空軍村不要浮躁動亂。

秦芊儀.jpg

 

大隊長江偉成(楊一展飾演),威風凜凜的大隊長,也曾經嘗過隊友喪命之苦,他都會把已故的隊友名字寫在小紙上,隨身收藏。偉成原本想要去美國受訓,帶師娘散散心,回國升官發財,坐辦公桌,但後來師娘不忍看偉成受委屈的樣子,加之偉成一次飛行之後的痛苦幻覺,讓他們夫妻決定離開空軍村,想到洛陽去。

江偉成.jpg

 

副隊娘小周(天心飾演),一個果敢刁鑽的女性,嘴皮是辛辣的,心裡卻是脆弱的,前夫老靳死於一次飛行,因此新接任副隊的小邵就成為小周的第二任丈夫,小周跟小邵以禮相待,常常搞的一屋子尷尬,要知道,當時老靳正是因為頂替受傷的小邵,因而在那一次飛行中墜機身亡的,深愛老靳的小周,如何輕易地接納一個新的男人呢?小周和老靳有個女兒,叫墨婷,朱青則是墨婷的家教,劇裡,墨婷常常用回憶方式的旁白,說著故事裡的各種滋味、各種情局,讓觀眾用一種倒敘的方式看待。

小周.jpg

 

副隊長小邵(藍鈞天飾演),接替過世的老靳,對於迎娶小周和老靳過世感到無奈,曾經和一個小護士搞過曖昧,但後來無疾而終,對方也已經成婚。小邵依然願意負責,好好的照顧小周,也視墨婷為己出,只是墨婷並不太能接受新的父親,而小周,也還念念不忘前夫。之後小邵因為偉成的退伍,升為大隊長。

小邵.png

 

劇中,你會發現幾位腳色的口頭禪,像小周的「狗肉進不了大上海」,意思就是「不稱頭」,修機師老鞏的「兩眼一抹黑」,意思就是「對周遭事情一無所知」,還有師娘的「日子過了,就好了」。編劇將時代感營造的非常深刻,雖然我沒看過原著,但是你可以從劇中很多的對話、語句看出特定年代的口吻和俚俗話語。

 

說說我覺得劇中印象比較深刻的句子。

在第四集裡,郭軫因為別人的言語挑釁,想要一打多,和他們大打出手,結果真是不自量力,真是空軍們「天上行,地上都不行。

第五集中,郭軫因為過去的幻覺作祟,竟然想要幹掉隊友,惹出了軒然大波,也讓人唏噓空軍的黑色記憶的確沉重難負荷。郭軫對朱青說:「陸軍不刺激,幾百人打一團;空軍一打一,刺激。」之後,朱青面對慘痛經歷的郭軫,用言語安撫了郭軫,說他在抗日出征時,敢飛回來給隊員一個解脫,需要很大的膽量。郭軫對朱青說:「沒人跟我說過,飛回來,是膽量。」這一句類似告白的話語,聽了心都暖和起來,讓我不禁想像如果自己是那時的郭軫,我會怎麼做選擇,這不是一個容易的決定,全都是命運在引導著未知的前路。

第八集,郭軫替小邵頂罪,退伍沒有退休金,即將一無所有的重新過活,小周不捨,想要幫點忙,此時師娘拉她到一旁,堅定地說:「孑然一身我們怕過嗎?說嫁不就嫁了。只有男人才會怕!」這句話真讓人不知該笑,還是哭了。那樣的背景,用不著比悲苦,走到哪裡,總有一個人比你更苦,嫁給空軍就是安定嗎?離開南京就是可悲嗎?升官就是福氣?一切都是命,到頭來的後果誰又能預先知曉?誰知道太平之後,會不會又有內戰?因此,同情是一種太多餘的東西了,你怕現實了,你就會活得更苦,你不怕,太相信自己了,也會活得很苦,既然怎麼都苦,還是管好自己的生活,努力祈禱自己在下一個晨曦,還能見到枕邊人,還能見到熟悉的事物,還能呼吸到太平日子,便足矣。

 

劇照3.jpg

 

朱青是一個尋找安身之處的貧窮學生,師娘是一個期盼著平凡生活的堅強女人,小周是個家庭狀況複雜的女性,三個可憐的女人相依相守,到了最後,白髮蒼了,他們是不是能幸福一點呢?也許,他們會後悔當初接近了空軍,但無論如何,在三段感情裡,她們至少,都快樂過。

 

10集之後,我會再打一篇,希望我的情緒不要潰堤。

 

劇照4.jpg

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
創作者介紹

布萊N,夢一間藝文閣樓

布萊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